胡適家的狮子

適之家的狮子

字 国民/宛卿

先生的家猫

目标👉笔耕不辍,超越自己。

He is the butter on the bread.

「先生诞辰一百二十七周年」
天太冷了 我需要一个胡适抱着睡觉

胡适✖️你/伍 (先生的生贺)

         白天的繁忙冗杂过后,夜色笼罩下,倒是平添了几分幽沉,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下来。呼出的水汽白皑皑地弥散开来,你在瑟索的风中往他那里缩了缩,紧拢了毛呢外套,他借势把你往里侧带了带道:“外道风大,容易凉着”沿街的店铺大多都已打烊“有什么比较中意的?”他问。你说都可以,不挑。他顺手为你拉开身旁一家番菜馆的门,寻了一个静僻的角落坐着,今儿你胃口不大好,一晚上没吃什么倒不觉得饿,只要了份起司,咖啡氤氲着浓郁的香气,你小口饮啜着唇边一圈白色的奶沫,他在帮你修改那份记得不伦不类的笔记。周遭都很静,只有身旁留声机里放着老歌,韵调长而拖沓,玻璃窗上结着冰花,半明半暗的暖黄色桌灯笼着一片光晕,微微掩映着,你摊着手,倏尔再翻掌徒劳地想抓住那片光,光线正好,勾勒着他的身侧。你觉得时光这么静静地过去多好,彼此都无需多话,仿佛要的只是安心。但你明白,这是一种奢望,迫于身份,这你不得不在乎,他的事你听多了再其次你也明白,这个时代人人都把留洋镀金当作翰林一流,更何况他这种年纪,早早拿到文学学士的头衔,兼教哲学 白话文和英文修辞学。既然他为人师表,你也总不能失了分寸。至此只是你粗浅了解的。

当下时兴以诗相赠表心意的情怀是你不曾有的,他提倡的白话文就是把隐晦的意思说直白,偏偏这种话是你说不出口的。手边的书被心不在焉地翻了两页,米黄的纸业有股好闻的油墨味,是本新书。油印的字被照得有些泛光,封面写着是都德的作品集,英文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,大致浏览了整个故事,往后翻几页却不曾料到还有译文,是白话文。看得出来译者是挺用心的,几处重要语言差异没有译得模棱两可

。不是进行过对比考证,就是有着深厚的文学积淀。但像几方面都能兼顾到的,在你印象中确有其人。视线从书页上溜开,不觉间又瞟到他。一时间觉得犹如醍醐灌顶,翻到,看到译者名字的那刻心中释然,文学院士并非轻而易举就能拿到,他的考据癖你早有耳闻。师从实用主义哲学教授杜威,讲究的就是严谨。今儿随手从书架上抽下来的书,还能遇上这番事,实则巧合。他探前了身子,仔细跟你讲来笔记细节处的不同,身旁的留声机里重复放着那支老歌,歌段而韵长,牵动无穷的联想,复而将一切又还给了岑寂。


我永远爱他呀(⑉°з°)-♡


大概是冬季抑郁症了,嘻嘻,很快又会变回原来那个高产的致郁系文手了,胡适×你的那篇文没有弃坑呐(疯狂暗示

在语文课上和大家疯狂安利適之,志摩还有思成徽因什么的就超绝快乐了_(:з」∠)_然后感觉我比老师知道的还多……

班级黑板报是真的好看
吹一波木木(⑉°з°)-♡

不能敲的木鱼:

很累了 快中考了皮一下

*读《朝花夕拾》以鲁迅口吻给藤野回信
*当时老师布置的课余作业,实则变相语c
*现今读来,深感当时文本稚嫩。

藤野君样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阔别二十余年,夜深不觉间,再忆往事。不知是否安康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言万语总无从说起,提笔欲书总无从下笔。多是因离别之久,如此相言,愈恐唐突,迟迟未回信,也望见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年日本求学之时,先生之教诲,至今仍是无法忘怀,虽说批改过的讲义已遗失,今日想来,却每每感慨先生于我之上心,严谨。确实,将血管画移位一事上,当时还是过于任性,也不太用功,先生的话自然听得不太仔细。这点于我来说,倒是辜负了先生的器重,也颇为自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诚然先前以学习生物学借口离开仙台,是因为中国作为弱国饱受屈辱,民族自尊心也因此受挫,便决意弃医从文,竭尽所能尽绵薄之力改变愚弱国民的精神。但看先生深色凄凉,便也只能以此为由安慰,对此深表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那封匿名信却然致使思想受震动的一大直接原因。原先求学愿景是预卒备业回来为军医,但打那一遭,才发现学医并非要紧事。从医仅能医好肉体上的病痛,但于我和千千万万有觉悟的国民来说,被压迫,被奴役的屈辱——那种精神上的痛,才是真真正正的痛!可当今中国,这个黑漆漆的染缸里,我们在渐渐变得麻木,变得愚昧不仁!习以为常,以致彻彻底底地堕落!我只能试图改变着国民的思想与精神,避免更多的国人为之“牺牲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每逢怠惰或是疲惫之时,瞥见先生的相片,又赋予我莫大力量,坚定了信念!也望他日,能与先生相见!
    
望君保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树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月十二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⑉°з°)-♡

民间艺人冬梅:

猫七姑娘:

是我了23333

喻人。:

可以说很确切了 就是我🌸

亡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至此我算是明白了,诸位都是喜欢甜文的
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