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適家的狮子

適之家的狮子

字 国民/宛卿

先生的家猫

目标👉笔耕不辍,超越自己。

He is the butter on the bread.

我永远爱他呀(⑉°з°)-♡


大概是冬季抑郁症了,嘻嘻,很快又会变回原来那个高产的致郁系文手了,胡适×你的那篇文没有弃坑呐(疯狂暗示

在语文课上和大家疯狂安利適之,志摩还有思成徽因什么的就超绝快乐了_(:з」∠)_然后感觉我比老师知道的还多……

班级黑板报是真的好看
吹一波木木(⑉°з°)-♡

不能敲的木鱼:

很累了 快中考了皮一下

*读《朝花夕拾》以鲁迅口吻给藤野回信
*当时老师布置的课余作业,实则变相语c
*现今读来,深感当时文本稚嫩。

藤野君样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阔别二十余年,夜深不觉间,再忆往事。不知是否安康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言万语总无从说起,提笔欲书总无从下笔。多是因离别之久,如此相言,愈恐唐突,迟迟未回信,也望见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年日本求学之时,先生之教诲,至今仍是无法忘怀,虽说批改过的讲义已遗失,今日想来,却每每感慨先生于我之上心,严谨。确实,将血管画移位一事上,当时还是过于任性,也不太用功,先生的话自然听得不太仔细。这点于我来说,倒是辜负了先生的器重,也颇为自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诚然先前以学习生物学借口离开仙台,是因为中国作为弱国饱受屈辱,民族自尊心也因此受挫,便决意弃医从文,竭尽所能尽绵薄之力改变愚弱国民的精神。但看先生深色凄凉,便也只能以此为由安慰,对此深表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那封匿名信却然致使思想受震动的一大直接原因。原先求学愿景是预卒备业回来为军医,但打那一遭,才发现学医并非要紧事。从医仅能医好肉体上的病痛,但于我和千千万万有觉悟的国民来说,被压迫,被奴役的屈辱——那种精神上的痛,才是真真正正的痛!可当今中国,这个黑漆漆的染缸里,我们在渐渐变得麻木,变得愚昧不仁!习以为常,以致彻彻底底地堕落!我只能试图改变着国民的思想与精神,避免更多的国人为之“牺牲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每逢怠惰或是疲惫之时,瞥见先生的相片,又赋予我莫大力量,坚定了信念!也望他日,能与先生相见!
    
望君保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树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月十二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⑉°з°)-♡

民间艺人冬梅:

猫七姑娘:

是我了23333

喻人。:

可以说很确切了 就是我🌸

亡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至此我算是明白了,诸位都是喜欢甜文的
_(:з」∠)_

胡适✖️你/肆


*从本章开始,有感情线上的进展了
*诸位单身狗情人节快乐!快乐!快乐!
*晚上大概可能或许会还有一章
*胡·撩妹小能手·适 从本章开始上线👏🏻

          方才说是一小会儿,若要认真算来,约莫也有半个钟了,但也奈何不了谁,教学之事总归是脱不开身的。今年北平入冬早,又不是暖冬,你半下午没考虑过晚上的时间和天气,实则失测,这种日子,即便是穿了长过膝盖又加了内绒的百褶裙,棉麻布料的衬衣搭了个毛呢小洋装的外套,拉紧了围巾,冷风依旧往脖子里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你正位处于礼堂门口,是内外风对流之处,在萧瑟的晚风中抖了半个多小时,被吹得脑袋生疼。实在是冻得不行,索性靠着门蹲下去,反倒好受些。蹲着还没多久,头顶上响起他的声音“实则抱歉,适才论证完,有劳你久等了”你条件反射地想站起来,后知后觉才发现这种姿势蹲久了真是会血液不畅,眼瞧着你正金鸡独立往地上扑,他特别明眼地搭了把手,你情急下死死拽着他的手,反应如此之快,你自己都不大确信,感叹之余,你觉得年轻真好,身手敏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继而关切道“如何了有无大碍?”“无妨了”就这点小事,末了,还劳烦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你一番,最终俯身将你垂至衣前长长的一段围巾撩起来,在你脖子上又绕了一圈,围着半个脸,近乎遮到眼睛。你正想抬手整围巾,他已经先一步帮你拉下来,围在领口一圈,由此免遭脖子漏风受凉的罪,再探前身子细致帮你翻好了领子,顺带将方才耳边凌乱的碎发打理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刻,你屏着呼吸,仿佛被闭塞了所有感官,失了抬头的勇气,只是兀自低头跺脚,用鞋尖踩着地上的薄雪。待他觉得一切妥当了才道“天冷得厉害,莫要冻着了,穿得太少是要受凉的,多带件外套可免去生病后良多麻烦”“今天下午走得太急,匆匆赶来生怕找不着位置,这次还是蒙承教授厚爱,托付天挺给我这个外系的旁听生留了那么靠前的好位置。”“不必如此客气了,既是走得匆忙,约莫晚餐还没用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看过表,短的指针早已过九,若是今晚要住学生宿舍,那十点前就得回。但看着他难见的灼烈目光,晶亮的眼睛里有什么希望在升腾,你微微期盼着,他把话说出口。这时候进退维谷,你总该不能直言拒绝,原先所有想好的推脱搪塞之词,在他的注视下,变得愈发难以启齿。斟酌良久,你诚实道:“还没有”“那可否有意赏光与適之共用?”“有幸之至”你不明白自己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境说出这句话的,只是脑子不太受神经控制,直截反应后脱口而出,他的理由充分而恳切,你也无力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不早,周围已没什么人,大抵都畏于寒风躲在屋子里。漫步在中关村北大街上,四下里很静,沿街店铺大多都已打烊,只有屋舍前灯笼映着昏暗的路灯,把你们的影子拉得很长,确模糊而又不真切。刚下完雨的青石板路上微微润湿,这种天色,必定是看不见月弯的。

胡适✖️你/叁

*郑天挺1917入北大师从胡适,傅斯年是胡适的第一届学生
*因为查不到当时答辩内容,所以妄自揣测写了“诸子不出于王官论”,望诸位见谅

         你后来才知道,这就是日后那位常常被你家胡教授提起的傅斯年,国文门的。他走下台正朝着你,以及身边那位仁兄而来,继而目不斜视地略过你。他没发现,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没留神间他一侧身,将手上一摞纸搭在你桌面上,压低声音道“多的课题材料,先用着”你胆战心惊地接过来,先应了就是。翻了翻,他确是把前些日子的手稿给你,而并非刚才口中胡诌的什么“多的材料”,分明就是在他预料之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你一边整兑着笔记,一边听着身旁的雄辩以及邻座两位女学生咬耳朵。“天呐,感觉胡教授待人好亲和”“可不是嘛,你总该不是第一次听闻。”“倒不是,略有耳闻但未见其人,今儿见了才知道胡教授本人和传闻比起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”“不过说来,教授怎么会把那沓材料给方才那位同学,我瞟了一瞟,分明就是手写的稿子。”“诶,说不定认识呢”“可能性并非很大,七八月份教授才从哥大归来,在这儿任教授的日子不长”“此事不好下定论,诶呀莫要再说了,再说人家都要看过来了…”这话听着倒是令人发笑,只是此刻若是出声怕是无法给全在座诸位的面子,考虑到这一点,你硬生生地忍了,才留心到他们还在讨论着什么“诸子不出于王官论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说诸子不出于王官,那么欧洲中古教会又当何解释?其握欧洲中古教育之柄,才秀之士多为祭司,书籍亦多聚与寺院之内,因而其时求学者多以祭司为师。如此看来,诸子所出岂謂与王官无干系耶?”“教会握欧洲教育之柄,可以。然,岂可謂近世之学术皆出于教会耶?自是不能。逻辑顺序不可混淆!古学者在王官是一事,诸子皆出于王官又是一事…盖王官定论无学术可言”“且说王官定论无学术可言,却也未可一概否论,以偏概全”“确是如此,然由史观之,欧洲教会尝操中古教育之权,及文艺复兴以后,私家学术隆起,而教会以其不利己乃出全力阻抑之,未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连你这样的行外人都听得出来,傅斯年的问题有点刁钻,但大概傅兄的本意不是有意为难,只是似乎有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。你看他答得也是极为小心的,一来是怕自己刚归国,年纪轻轻就成了北大教授,一些言辞不当有了让他人议论职责的余裕,再者怕诸位觉得他难以胜任,打着个幌子,实则才疏学浅。你在一旁倒是帮不上什么忙,好在傅斯年是个聪明人,困惑已解,也无心诘难。整场讲座下来,还算得上是顺利,你兀自在心里捏了把汗。草草地将材料往包里塞,塞至一半,才后知后觉地把他那叠手稿给扒出来,身边人是嘈杂,学生一边高谈阔论一边退场,一些有问题想问的学生把他围了则个水泄不通,你原先打算等他一会儿,把材料还他,索性赖着位置,但摸估这形式,东西还是改日给他为好,到时找个空档,有事当面聊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领着包正准备走,感觉身后人群在一瞬间安静下来,抵不过好奇心的驱使,你没忍住回头的欲望。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,你和他以及身边一众人大眼瞪小眼,岂只是四目相对,走也不是,不走更不是。你偏头愣愣地看着他,半天都憋不出一句恰当的问候。末了,还是得他先开口“今晚是否有安排?”果然被你料到,他会这么问“没有急事,也无重要安排”“没有的话不妨等我一下”话说得委婉,实则让你没有回绝的余地,既然他先提起,这样也好,免得你日后再找他。